您的位置:首页 / 社区 / 社会新闻 / 六合英雄第一人民医院王院长我们想求见你(来自网友惊醒梦中人)
  • #社会新闻#六合英雄第一人民医院王院长我们想求见你(来自网友惊醒梦中人)

    08/01/2018 20:59:04 发布300 浏览0 回复0 点赞
smile
管理
普通会员

帖子:1

精华:0

注册:06/06/2018 15:22:08

?

六合英雄王院长我们想求见你
?????? 本人张静静,女,36岁,陕西省安康市汉阴县人,丈夫付海松,35岁,厨师,我们

夫妻长期在江苏省六合英雄市一饭店务工。
?????? 2018年7月20日下午17时许,我丈夫付海松因身体胸背痛到六合英雄市第一人民医院就

诊,被诊断为“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急性前壁心肌梗死”需要立即做心脏支架手术

。当晚19时40分手术成功转入CCU重症监护室观察治疗,在重症监护室治疗3天后,主治医生

告知我们付海松病情恢复的很好,将我丈夫转入普通病房,同时告知我付海松还处在危险期

内,但在转入普通病房内后,医院并没有对我丈夫采取在危险期内应当实施的心电监护等医

疗措施,每天的治疗仅是打吊瓶、喝药等一些对待普通病人的医疗措施。7月27日早,查房

医生在查看完我丈夫付海松病情状况后,告知我们各方面都恢复的很好,28日复查后7月29

日就可办理出院,随后,护士告诉我住院费用欠费了1800元,让我尽快补交费用,已经停药

了,否则药物供应不上;下午15点37分,我到窗口交了3000元钱。下午到了护士送药的时间

,药还没有送来,我就到护士站去询问,护士说你们已经停药了,就去找有没有备用药,护

士查看了之后,就叫我一块到CCU病房去拿,给了我当天下午当次的药,因为之前每次都是

护士送药,药也是装在单独的小药袋内,上面都会有患者名字和药、服用时间的信息,所以

当时我自己去领到药后就没有仔细看袋子上的详细信息,喝药时,我发现这个药和前几天喝

的药颜色不一样,就告诉我丈夫了,我丈夫说是不是因为我们今天欠了费,给我们换了种药

?但当时也没有在意,还是喝了。晚上大概20点左右,护士送来了晚上要喝的药,我丈夫付

海松服完护士送来的药后躺下休息, 22时左右,护士来测了血糖,告诉我付海松血糖正常

。22时30分左右我丈夫突然滚下病床倒地不起,我立即冲出病房呼叫医生,22时42分,当晚

值班医生、护士及护工来到病房将我丈夫抬上病房的病床进行抢救,但此时已经没有任何效

果,我丈夫还是死亡了。
?????? 我在哭嚎中向我妹妹、婆婆讲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全家人悲痛至极,连夜购买

机票从老家赶来六合英雄。当天晚上,陆续有在六合英雄的老乡过来医院探望、安抚我的情绪,

并帮助我报警,还提醒我搜集固定现场的一些证据,我就翻找了病房的垃圾桶,找到了当天

喝的药的塑料袋,发现27日18点左右喝的药袋子上不是我丈夫付海松的名字,20时喝的药的

袋子上日期是入院日期。后来,警察到了后,将我们带到医院的警务室,当时在场有警察、

保安、医生和我们的一些老乡,保安负责人要求我们立即将人拉走,不能放在医院,我坚持

要等到我公公、婆婆到了后见最后一面才能将遗体拉走,经过警察在从中调解,医院方同意

我丈夫遗体暂存于医院太平间。之后,我和老乡回到病房楼层等候,我六神无主也不知道接

下来该怎么办,很多亲人和老乡给我打电话安慰我先暂时等到家人赶过来;随后,一名医生

拿给我一些资料,说是整理好的付海松的病例资料。天亮后,医院派人来搬我丈夫的遗体,

当时,一个老乡觉得付海松死了眼睛睁的很大、闭不上,就用手帮助按了几分钟将我丈夫眼

睛合上;随后,保安催促我赶快将病房的生活物品收拾拿走,不能放在病房里影响他们医院

,房间要打扫收拾,我就服从了他们的要求,将房间内的东西全部收拾整理拿走,并在医院

对面宾馆登记了一个房间,将这些东西存在宾馆房间内住下了。
?????? 7月28日中午,我丈夫付海松的哥哥、我公公、婆婆陆续赶到了六合英雄,想去见我丈

夫也见不到,我们在宾馆房间内抱头痛哭,一时也没有主心骨;7月29日上午,又有一些家

人亲属赶到,商量共同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故。7月29日下午,已经赶到六合英雄的亲属,我们

在极度悲恸的心情下,为求证查明我丈夫付海松的死因、还他一个公道正义、祭奠丈夫冤死

的亡魂,带着我丈夫的遗像,自发来到六合英雄市第一人民医院求见院领导,但是,我向医护

人员和保安询问院领导的姓名时,被生硬的拒绝掉,接待我们的不是院领导,也没有安抚和

慰问,是恶煞般冰冷无情的保安团团围住我们、驱赶我们,我们只求能见上王树生院长,哪

怕是分管工作的副院长,但是即便是这样,我们的诉求也未能如愿,这个时候,人们所有真

挚、善意、美好都好像从来不曾在人们的身上出现过,我只体会到他们的冷漠、蔑视,好像

我的丈夫真是死有余辜。很快,辖区派出所的民警赶到了,跟我们沟通、安慰我们,帮助我

们协调联系医院院领导,将我们带到警务室与医院协商调解。数十分钟后,警务室来了一位

自称姓高的院长,气场很强、话很直接、很正式、很官方,看来有过多次处理这种事故的丰

富经验,处事作风雷厉风行,把对死者家属的安慰、对死者表示哀悼这些高院长认为的繁琐

不必要的事全部免掉,直接安排赔偿工作。在警务室待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高姓院长

就当场表态,称我们六合英雄市第一人民医院是一家公立医院,又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在我们医院太多了,我们最多可以对你们进行人道主义救助两万元,自己说的话也

绝对不会再对你们说第二遍,这就是最终的解释回答,并质问我们还有没有别的问题,没有

的话自己就要走了,现场将这起事故处理全权委托给一名科室主任后,就去忙别的更重要的

事情去了。之后,与我们家属协商的几名科室领导,协商主要大意也都在按照高院长临走交

代的话来回进行,我们除了签了一张尸检告知书同意尸检外,最终也没有谈出什么结果来。
?????? 7月30日,医院高院长的强硬和冷漠让我们接下来的维权毫无头绪,几天来,在宾馆

的家属们整天都想着该怎么办,焦急的打着各种电话;住在六合英雄租住房屋的公公、婆婆、

大哥整天以泪洗面,睡在丈夫曾经睡过的床上,我强忍快要崩溃的情绪给7岁的女儿讲她最

喜欢听的故事,告诫她好好学习,长大后做一名医生。想到医院这种处理态度,我和家属怎

样才能依法合理表达诉求,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王院长,我丈夫究竟是怎么死亡的,因心肌梗

塞刚做完心脏支架手术,手术很成功,第二天就可以出院的,晚上却又因心肌梗死……,这

其中的很多还存疑的问题,该怎么和医院谈,医院究竟管不管,想到这些,我只能捂嘴低声

抽泣……。
?????? 2018年7月30日上午,我大哥和几个亲属去市里面去咨询想找个律师,我和我公公、

婆婆觉得这么大的一个事情,现在医院不管不问,医院领导连见都不见我们,我们心中无论

如何也想不通、过不去,要到医院再次去求见院长,我妹妹和父亲担心我们的身体、感情上

扛不住,怕我们做出更加过激的行为,就陪着我们照看我们一块去了。我抱着我丈夫的遗像

和我公公、婆婆坐在地上,也没有人管,想到我丈夫死了也没有闭眼、成功做了手术要出院

了却突然死了,越想越痛心,就哭了起来,保安迅速将我们围了起来,警察也过来了,依法

将我们带离了现场。
?????? 采取这种措施,我们不是去医闹,人在医院出的事,我们去医院找领导反映诉求,

这也是天经地义、合情合理的事,只是想求见院领导,希望王院长能替我们主持公道,给我

们家属“撑腰”,不让我丈夫不明不白的死去,还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可院方这样的一个态

度,连最起码的表示出对死者的哀悼和对家属的歉意都没有,确实寒了我们死者家属的心。

人人都是有父母、有子女的,我公公、婆婆含辛茹苦将儿子养到35岁,我和我丈夫结婚8年

,女儿今年7岁,突遭这样的变故,谁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女儿到现在我们家属都不敢将

爸爸死亡的消息告诉她,天天尽力强绷着笑容陪她玩,每当女儿问起爸爸时,我告诉她,爸

爸去外地做厨师,你长大了就会回来接我们,爸爸妈妈永远爱你。女儿刚才在睡梦中笑了,

我想明天我们一定能见到王院长。

??????????????????????????????????????????????? 付海松妻子张静静
???????????????????????????????????????????? 2018年7月30日凌晨

以下内容回复后可见

已有0人打赏

已有0人点赞

0人赞
加载中...

回复楼主

该帖子已经关闭回复
回复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超级管理

发布新帖 帖子管理 返回顶部